金院榜样
您的位置 > 金院榜样
砥砺不惧苦 热血铸军魂—八一建军节前夕访我校老领导郎巨江同志
        
发布时间:2018-11-23 15:11    浏览次数:3013

今天我讲的故事的主人公是我们身边的一位共产党员,一位退役军人,一位老人。他就是我校退休老干部郎巨江同志。党委宣传部学生记者团的同学们在建党95周年和八一建军节前夕,采访了郎巨江同志,试图通过还原这位有着57年党龄的老党员、老空军浴血奋战的经历、爱党为民的事迹,探寻老一辈共产党员的心路历程,重现老一辈共产党员的崇高品格。

郎爷爷出生于1935年,19岁完校毕业时放弃本已安排好的工作,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,1955年5月,通过层层选拔进入空军,在保定航空预备学校学习,1957年考入解放军第一航空学校学习航空技术、理论,同年正式开始飞行。1960年顺利从航校毕业,加入我空军某作战部队,驾驶轰炸机和运输机。

新中国诞生伊始,航校设备落后、条件差,现在的我们无法想象前辈们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和艰辛,才在一穷二白的情况下建立起共和国的空中长城。郎爷爷作为共和国空军的先行者,不仅刻苦钻研专业理论,思想上也积极要求进步,时刻以党员标准要求自己,立志为国家服务、为人民服务,1959年12月,郎爷爷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1959年3月10日,西藏发生武装叛乱。年轻的郎爷爷奉命参与到平叛作战中,执行空中作战任务。郎爷爷回忆到,亲身参与到作战行动中并不害怕,年轻的战士们甚至都有了牺牲的思想准备,他的几位战友由于战机出现故障,迫降在叛军占领区域,拿出随身武器自卫后,弹尽粮绝的幸存者们宁死不当俘虏,把最后一颗子弹留给自己……谈到“牺牲”二字,郎爷爷似乎带着光荣与骄傲,而不是惋惜和恐惧。

60年代中期,郎爷爷被抽调到酒泉卫星基地,参与核试验和卫星发射试验。关于这段历史,郎爷爷记忆最深的是一段有惊无险地完成任务的经历。在一次卫星发射试验失败后,卫星残骸掉落在广东某地,当时的国民党方面、苏联方面都妄图抢在我国之前将残骸找到,以窥探我国高技术的发展状况,郎爷爷所在机组奉命飞赴目标区域寻找残骸。在飞机起飞前的例行检修中,郎爷爷不慎从3米高处跌落,摔伤左腿,为了完成任务,他忍着疼痛,与战友一起驾驶战鹰飞赴目标区域。起飞前的天气状况恶劣,狂风夹杂着电闪雷鸣,仿佛要把天空扯碎。极端天气下的起飞本不合情理,当上级下达尝试起飞并完成搜索任务的指令时,共和国天空的捍卫者们却没有“尝试”的概念,他们唯一的念头是“完成任务”。飞机飞到贵州上空,风更大了,雷更响了,机组成员全神贯注地驾驶着飞机,与恶劣的天气搏斗、与流逝的时间赛跑。突然间,一道闪电伴着一声巨响,狂风骤雨中的气流发生剧烈变化,承载着飞机的无形巨手好像消失了——飞机突然从3600米高空骤降2000米,后方指挥部的雷达上,飞机信号消失了……紧接着,全国的雷达都指向飞机消失前的最后位置开始侦测,希望重新捕获到飞机信号。

飞机上,飞行员们在危急情况发生后,沉着应对,将飞机稳定在1600米高空,此时的飞机已经穿行在云贵高原的群山中,想回到原航线困难重重,一个小时后,飞机终于飞出群山,但已不具备继续执行任务的条件,无奈只能返航。

雷达上重又出现的信号给了上级信心——无论多么严酷的条件,终究挡不住飞行员们过硬的技术和完成任务的决心。当天下午,经过检修和补给的战鹰再次腾空,郎爷爷机组继续执行卫星残骸搜索任务,飞抵目标区域后,战鹰在越来越低的高度不停盘旋,机上战士们全神贯注地搜寻着地面上一丝丝可能的痕迹。终于,郎爷爷发现了目标,随即通知地面部队,卫星残骸顺利回收,郎爷爷机组获得集体三等功。起飞前摔坏的左腿落下了病根,导致了步入老年的郎爷爷步履蹒跚,但对他而言,最好的军功章也许正是这条不那么灵便的左腿,它时刻提醒着他,那年轻时候的热血和无畏。当被问到从3600米高空骤降到1600米高空觉不觉得害怕时,郎爷爷坚定地表示,“不怕,当时只想着如何控制好飞机,平时的训练中也练习过如何处理突发情况,如果害怕了就不能控制飞机了,当时的念头是控制好飞机,完成任务。”整个访谈过程中亲切和蔼的老爷爷,此时身上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坚决和坚定,那种底气只有重温当年的豪迈才能重现,但那一瞬间,老爷爷的精神头仿佛回到了从前那属于他们的燃情岁月。

    1982年,由于视力下降,郎爷爷脱下了挚爱的飞行服,停止了飞行生涯,于1983年离开了奋斗了半生的老部队,转业至我校,工作至退休。老爷爷家里有三样宝贝,是他逢人便要自豪介绍的,一是废弃导弹底座改制的烟灰缸,二是靶带改制的拐杖,三是飞机发动机压轮改制的圆桌。我们问老爷爷转业时心中有没有不舍,他斩钉截铁的说没有,革命战士是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,革命军人就是要作一颗螺丝钉,去到国家需要的任何地方。可这时我们却怀疑了,那三件宝贝可是带着深深的眷恋啊。转业后的郎爷爷,脱下了军装却没有褪去军人精神,认认真真工作,踏踏实实为群众谋利益仍然是他的信条。来到学校后,无论是作为副校长,还是后来兼任党委副书记,郎爷爷都忠诚地执行着党交给的任务,时刻严格用党员标准要求自己。
    当被问到为什么要加入中国共产党时,郎爷爷说:“当时就是想做人民的勤务兵,想为人民服务,为国家做贡献,从没想过个人怎么样。当时的想法很单纯,没有其他任何想法。”
多么可爱的人!当魏巍写出《谁是最可爱的人》时,恐怕他和我们此刻的想法一样,有这些人的守护,是共和国之幸,是百姓之幸。
    郎爷爷家中,显眼的位置摆放着的大都是军旅生涯的老照片、飞机模型和军功章。我们看到了两枚个人三等功军功章,它们的来历老爷爷只是一带而过,而集体三等功的故事却是他最为津津乐道的,这也许正是那个时代党员们平凡而伟大的共性——国家至上、集体至上、人民群众至上,个人不过是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中一个小之又小的音符。作为后辈,我们能做的,不止赞叹与敬佩,还有传承。
    虽然已经81岁高龄,记忆力也大不如前,郎爷爷仍然天天坚持看《新闻联播》、《山西新闻》、《太原新闻》,僵卧孤村不自哀,尚思为国戍轮台——陆游的豪迈跨越千年,在这位老党员身上熠熠发光。彼时积贫积弱的中国背负着苦难前行,作为老一辈共产党员,他们就是囊萤映雪中的点点萤火虫,燃烧最璀璨的青春照亮共和国前进的道路,从不要求什么回报。时代在变,形势在变,也许老人已不像年轻时那般聪敏过人,不像年轻时那般豪气干云,但内心对党的忠诚,对共产主义的信仰,对为人民服务的热情却一刻不曾消退,年老不敢忘忧国,这是一个党龄57年的老共产党员内心的真实写照。
 
  微信
  微博
  手机站